<menuitem id="zftbb"><strike id="zftbb"></strike></menuitem>
<var id="zftbb"><dl id="zftbb"><listing id="zftbb"></listing></dl></var>
<cite id="zftbb"></cite><var id="zftbb"><video id="zftbb"><thead id="zftbb"></thead></video></var>
<cite id="zftbb"></cite>
<cite id="zftbb"><video id="zftbb"><menuitem id="zftbb"></menuitem></video></cite>
<var id="zftbb"><video id="zftbb"><thead id="zftbb"></thead></video></var>
漳州生活网

编程猫缺乏刚需仍不见成熟

2019-12-27 15:08:24

近日,儿童编程平台编程猫宣布,已获得C轮融资4亿元,累计融资总额10亿元。据介绍,这一轮融资主要用于产品投资、师资队伍建设和教学体系升级。

资本市场加注编程猫,是看好其市场规模和发展前景的表现。资料显示,目前编程猫的学员已达3147万人。今年3月,编程猫实现经营性现金流正增长,6月,实现单月收入6122万元;2019年第三季度,实现收入突破2亿元,连续8个季度实现收入环比两倍增长。不过,其学员缴纳学费似乎并不高。究其原因,可能与我国儿童编程教育还处于培育市场观念的阶段有关。

在2018年的GET大会上,编程猫CEO李天驰坦言,要解决行业自身问题,外部渗透只是辅助,课程标准化和人才培养标准化才是真正解决当前行业痛点的办法。

同时,李天驰也明确了编程教育培训行业存在的问题。一是没有做好“标准化”工作,二是没有在其它行业引进相应的先进方法,仍然是传统的“地推+加盟”模式。

值得玩味的是,最近宣布获得4亿元C轮单轮融资、累计融资10亿元后,编程猫也依然走着加盟的老路。现在看来,编程猫也为其所累。

正如其同行小码王创始人王江有所言,在K12教育和少儿英语的基础上,少儿编程赛道上出现了很多商业模式探索。事实上,任何一个行业的发展都不是那么快就催熟的,其中需要做的最关键的事情,就是认知。通过时间和成本践行,使资本、行业参与者、客户、家长和学生正确理解和认识儿童编程,不要盲目地进行商业试错。

初创期已过,但仍不见成熟

根据《2017-2023中国儿童编程市场分析与预测研究报告》,中国大陆儿童编程学习普及率仅为0.96%,预计每人每年在编程培训领域投入6000元。据估算,目前国内儿童编程市场规模约为百亿元左右。随着知名度的提高,普及度每提升1%,预计市场总规模将扩大100亿元。

也就是说,面对百亿元市场规模的儿童编程市场,编程猫竟获得了10亿元的融资,但这与其3000多万学生的数量并不匹配。突破2亿元单季度收入的表现虽然不奇怪,但编程猫的收入可能并不全来自学生。

据编程猫官方数据显示,今年以来,编程猫已开始进入中国11500所公立学校,并将建立100所“人工智能双师课堂”教学示范基地,采用人工智能引擎+编程猫专业教师,线上教学与线下教师授课相结合。2019年,编程猫开始实施“百城千店”计划,在全国100个城市设立1000个编程学习中心。

然而,所谓的“百城千店”的编程猫计划并不是由自己来实施和运作的,而是通过与线下组织加盟合作来实现的。由于采用加盟方式,自然要求合作组织支付相应的加盟费。根据其开放式特许经营政策,每家合作代理机构仅第一批购买费就在3.5万-4.5万元。事实上,自2017以来,编程猫也一直以2B的形式与线下中小培训机构进行合作。但这种模式带来现金流的同时,也使其问题频发。

在资本涌入的同时,裁员、亏损、与加盟商混战等问题也频频暴发,加剧了目前儿童编程行业的困难现状。

近期,编程赛道迎来新一轮大规模融资,核桃编程获得了5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在此之前,1月份核桃编程曾获得1.2亿元A+轮融资。编程猫近日也宣布,已获得单轮4亿元的C轮融资,累计融资总额达10亿元。

2019年,编程猫、小码王、核桃编程均获得1亿元以上融资。大规模融资在行业中的出现,一方面表明资本对明星企业的追捧,另一方面意味着现有的行业内企业已经走出了初创期,逐渐走向成长的中后期阶段。

但与此同时,自去年11月以来妙小程爆雷、西瓜创客裁员,童程童美的母公司达内科技再次收到纳斯达克退市警告,原因是该公司股价连续30天低于1美元……儿童编程步入“中场”。

加盟模式的双面不利

无论是行业的试错还是加盟扩张,少儿编程的中场入局者都在寻找生机。本来开展一对一或小班课程的编程猫、西瓜创客、编学编玩等线上企业也在今年纷纷押注线下。

线下模式一般分为三种:一种是直营店;一种是线下特许加盟,企业为特许经营者提供课程、师资等方面的培训,并收取大量费用;还有一种是招募城市合作伙伴,通过与合作伙伴资源共享开拓新市场。只是线下扩张的日子可能并不容易。

在儿童编程的轨道上,说到线下直营店,我们不得不谈谈达内旗下的童程童美。2015年以来,达内拓展业务线,确立了同城同美儿童编程领域的战略布局,并对媒体表示儿童编程业务将超越成人业务,成为达内的主要业务增长板块。

目前,达内科技儿童业务部已在全国50多个城市建立了220多个直营培训中心,中心数量比去年同期翻了一番。

据达内科技统计,今年9月以来,儿童培训现金收入连续两个月超过成人培训业务,儿童培训业务已支撑起达内科技半边天。

在今年3月的一个教育论坛上,达内教育集团创始人韩少云透露,“去年达内旗下子公司童程童美的营收达到4.5亿,四舍五入到5亿,很容易实现5亿营收,亏损只有2亿,这比现金收入的亏损要少?!?/span>

当时,韩少云在接受采访时表示,“K12要想盈利需要时间,童程童美可能也还需要几年时间盈利。今年肯定还会亏损,明年有可能会盈利?!笔率等绱?,达内的儿童编程业务今年预计亏损降低50%,但也仍然要再亏损近2亿。

目前尚不清楚快速扩张是否是达内科技出现问题的原因。但巨大的损失和市场价值的迅速贬值是摆在眼前的“焦虑”。

随着少儿编程机构之间竞争的日益激烈,许多少儿编程机构为了获得更多的资金和学生,纷纷推出特许经营加盟模式。编程猫就是一个例子。

扩大特许经营加盟的布局模式,有利于企业迅速获得生源,获得持续的资金注入。然而,即使企业尽力去帮助,大多也还是依赖于加盟商自身的实力。

加盟的方式,确实可以加快儿童编程企业的资金回笼,规避其沉重的资产负荷,但质量如何保证,师资队伍如何建设,明确的标准还没有建立。近日,也有报道称,有一些儿童编程机构没有经营备案,经过大量投资,加盟商可能为他人做了嫁衣,帮助大厂完成获客,但自身却无法盈利。而另一方面,由于加盟商的办学能力和师资力量局限,也给编程猫带来一些口碑和品牌方面的负面影响。

焦虑营销,偏离办学起点

企业是这番光景,家长和学生对于儿童编程又是另一张图景。在GET教育展区可以发现,很多家长和老师对编程还是很感兴趣的。事实上,不少非一线城市的家长表示,只是在最近一年他们才看到自己的城市出现了儿童编程培训。

家长李海称,“如果有能力,一定会让孩子在上学前多学点东西。不过,三线城市还没有出台任何规定,在学校教育中增加编程教育。如果自己孩子上学,将不会考虑学习编程?!?/span>

同时,对于企业宣传的3岁就能学会编程的说法,他也有点怀疑。通过操作,他觉得即使是??榛喑桃残枰欢ǖ挠⒂锘『吐呒芰?。不用说孩子们能学什么,李海认为孩子们能不能理解都成了问题。

事实上,家长的质疑恰恰反映了儿童编程赛道的痛点。一方面,这个行业的生命周期很短,尽管大量儿童编程机构主要针对6-16岁的青少年儿童,然而8岁以后,学校学科培养将占据他们大部分的课外时间,家长可能就不会再去选择学习编程课程,只有少数学生会在k12教育阶段全面参与编程学习。因此,后期续费困难,企业自身不能造血也是一个问题。

另一方面,课程效果难以量化?!?018中国少儿编程产业研究报告》曾指出,目前少儿编程教育发展缺乏统一的评价体系,编程教育的学习成果无法量化。对于该赛道学员来说,学习评价体系的缺失是一大问题。

一家在线编程教育企业的产品总监透露,“目前,儿童编程轨道还处于烧钱推广阶段,最大的成本实际上是招入和获取客户的成本,在线试听课的获客成本甚至达到单人6000元左右?!?/span>

只有用户后期续费情况下才能产生利润,但如果后期招生效果不佳、更新率不理想或融资不到位,就容易造成资金链断裂。

网络教育的获客成本正在飙升,与线下培训相比,其价格体系虽然成熟,但线上提价能力不足。一方面,网络教育的高成本逐渐压缩了利润,另一方面,竞争产品之间的价格比较又进一步压低了课程售价。

获利困难的企业只能不断刷新学员学龄下限,疯狂地向家长灌输,越早学习编程,越能培养孩子的思维的观点。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曾说过:“培训机构对儿童编程培训的焦虑营销将使这种新型教育和培训起点偏离?!?/span>

缺乏刚需,认知薄弱

根据艾瑞报告显示,中国儿童编程的市场渗透率约为1.5%。缺乏刚性和趣味性是当前该赛道的教育从业者对儿童编程教育面临问题的共识,认知转换的过程也需要太多耐心和时间。

有道小图灵的业务总监武志飞认为,家长看到孩子通过编程表达自己的想法的过程,需要花费太多的时间和精力,这甚至比应试制度中的刚性需求满足还要难。

近两年来,关于鼓励发展编程教育的政策文件相继出台。2019年3月,教育部发布《2019年教育信息化网络化》,明确启动中小学生信息素养评估,并推动相关人工智能课程的布局,逐步推进编程教育。

在推动儿童编程刚需化的过程中,公办学校是一个尤为重要的阵地,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普及窗口。

然而对于编程猫来说,如何推动C端与B端联动,进行市场下沉和校端分流,其困难程度并不较改变家长和学员认知为小。但也唯有如此,才是编程猫不断扩大市场份额,使各业务的资源进行优势互补的有效途径。

来源:凤凰财经   http://finance.ifeng.com/c/7sdk5XQP0DU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5-2020 漳州生活网版权所有
北京快三微信投注群